中高管团队智慧系统战略伙伴
高培商院
管理文库
位置:高培商院 | 高培资讯 | 管理文库 | 浏览文章

敢于“扔铁球”的人给中国商界带来哪些启发?

作者:佚名 来源:不详日期:2017年08月10日

  2017年06月20日    吴晓波       敢于“扔铁球”的人给中国商界带来哪些启发?
小学的时候,我们都读过如许一篇文章:

25岁的意大利青年伽利略登上比萨斜塔,手中拿了两个重量不等的铁球,一个重10磅,另一个重1磅。他把两手同时伸开,两个铁球平行着落,同时落到了地面上。这个实验颠覆了亚里士多德的一项学说。

亚里士多德是公元前4世纪雅典最巨大的思想家,他曾在著作《物理学》中提到:物体着落的快慢是不一样的。垂直着落的速度和重量成正比,物体越重,着落的速度越快。比如,10磅重的物体,着落的速度要比1磅重的物体快10倍。而伽利略的铁球实验,却颠覆了亚里士多德的学说,揭开了落体活动的隐秘。

我当时听先生讲这个故事的时候思考了一个题目:亚里士多德生活在公元前4世纪,而伽利略生活在17世纪,两人的时代整整相隔近2000年。为何在这2000年里,从未有人想过跑到一座塔上用两个铁球或砖块做一场实验?

这可能是因为我们每小我都是过往经历的囚徒,过往真理的奴隶。我们活在先生与书本传授的知识中,活在过往的经验里。因此,这2000年中,人们一向把亚里士多德这项违反天然规律的学说当成不可嫌疑的真理。而知识的突破、世界的改变每每必要伽利略如许的人:勇敢地提出疑问,并亲自进行一场实验。

硅谷有一位传奇的企业家,被称为继乔布斯之后最具有“破坏性思维”的创新领袖,他就是特斯拉总裁埃隆·马斯克。

马斯克在不久前的一次采访中吐露,本身的成功归功于长期以来的思维风俗——“第一性原理”。

他认为,在生活中,我们总是倾向于比较,所以别人已经做过了或者正在做的事情,我们也去做。如许发展的效果每每只能产生微小的迭代。而第一性原理的思考体例是运用物理学的角度看待世界,在解决题目的时候,要一层层剥开事物的表象,回归到本质,然后再从本质一层层往上走。

马斯克决定做特斯拉汽车的时候,碰到的最大题目是电池价格特别很是昂贵,一千瓦时电池必要的成本是600美金。他咨询了许多专家和偕行,得到的反馈是:因为电池技术没有发生本质上的革新,所以并不会降价。

但马斯克发现电池是由铁、汞、镍和一些结合物组成,这些物品的成本只必要80美金,几乎是原有价格的十分之一。所以他从原材料出发,在2013年建立了一家电池厂,今年1月份开始大规模生产,投产之后电池的价格降落了30%,每年可以支撑150万辆电动车对电池的需求。

后来马斯克造起了航天飞机,美国航天界的主流观点是,建造航天飞机是国家干的事,由于必要花费大量时间,且造价成本非常昂贵,一样平常公司根本无法承受。但马斯克再次回到成本,将航天飞机的原材料及零件拆开分析,最终由他制造的航天飞机是美国航天署所造飞机成本的十分之一。这就是马斯克所谓的第一性原理。

第一性原理的思维体例有两个共性:

第一,强调质疑,不轻易接受否定的答案。对于任何书本传递的信息,或过往经验所谓的常识,要敢于提出质疑。

第二,强调实验,用实践去验证质疑。在我们的身边有许多聪明人,喜好运用横向或者纵向思维思考题目,企图通过类比的体例推理效果,却很少有人真正脱手去做实验。

这好比伽利略的铁球实验,比萨斜塔下面站满了前来观看的人,有人嗤笑:“这个小伙子的神经肯定有病!亚里士多德的理论不会有错的!”实验开始了,下面的人们却看到,两个铁球同时落地,所有人目瞪口呆。

在思想史和商业史上,那些能够真正开天辟地、另立宗派的人,都是像伽利略、马斯克如许的人。用胡适的话来说,他们有一个共同特点——“勇敢假设,警惕求证”。

因此,在某种意义上,第一性原理与其说是天禀,倒不如说是一种方法论和勇气。